×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最佳乐队、最佳民谣艺人

五条人:这两个奖颁给我们,传媒奖有眼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3-09-29 11:10:29    编辑:喻映雪
与两年前的“五条人”乐队不同,这次“五条人”阵容方面由原来的“两条”扩充到了“三条”,增加了鼓手老尾。

   ●获奖感言: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把最佳乐队和最佳民谣艺人给我们五条人乐队,那说明评委们有眼光。

   ●获奖理由:他们在自己的海丰民谣里里定格了一组更接地气的人物群像,那也是一幅正冒着热气的民生肖像。他们引领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乐团走上“唱自己的母语”的道路,他们用他们的聚精会神,描述了又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中国历史阶段。

   与两年前的“五条人”乐队不同,这次“五条人”阵容方面由原来的“两条”扩充到了“三条”,增加了鼓手老尾。老尾的加入,使五条人的音乐加入了更多的摇滚元素。五条人不再是之前坐在椅子上拉着手风琴,弹奏着木吉他叙述着“那人,那山,那狗”的两个县城青年,他们变得来势汹汹,演奏起更加多元的民谣。但他们仍坚持着“讲”故事,然而诠释故事的方式显得更加丰富,更加有力,更加的直击人心。“五条人”喜欢音乐上各种元素之间的碰撞,他们说,很希望跟“美好药店”的小河以及“舌头”的吴吞合作,在下一张专辑中,他们还要创作出“更好玩”的音乐。 南都记者黄锐海

   最佳新乐队、最佳民族音乐艺人

   戏班:如果有杂烩音乐这个奖,我们很乐意争取

   ●获奖感言:有可能的话,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可以多设一个奖项,有些音乐无法确切地分类,融合了各种音乐元素,可以是摇滚,可以是民谣,我们把它称之为杂烩音乐。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奖,我们戏班会很乐意来争取。

   ●获奖理由:将中国传统民间音乐与西方流行乐相融合的方式成为他们特有的“调调”。怪腔怪调、市井俗气下,是他们追寻区别于大多数乐队模式的大胆尝试。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造就了最具偏执气质的戏班,好像在听他们唱戏,其实是听他们讲故事。

   这是戏班重组之后,第一次参与音乐颁奖的场合。不同于之前一个中国人混搭几个外国人的组合,重组之后的戏班是全“汉”的班底。相较于之前用国际化的音乐形式来诠释中国声音的模式,重组后的戏班摒弃原来形式化的音乐创作方法,更强调精神内涵。主创竹马认为:“中国人的音乐需要用心去沟通,不光是形式,形式化的东西已经走到尽头,扎根中国土壤才是最重要的。”竹马还透露,在接下来他们的新专辑中,将会融合近几十年来影响中国的音乐元素,选择使用更多中国本土的乐器,同时还会糅合“评弹”这门来自中国苏州古老而优美的“说唱”艺术元素来进行全新的创作。南都记者黄锐海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