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暗访曝光光明新区7家毒豆芽作坊,抽检结果显示含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毒豆芽经营户涉食品安全罪移送警方

2016-06-20 09:19作者:刘晨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南都5月27日独家曝光,光明新区将富路附近一棚户区内竟藏匿着7家无证经营的豆芽作坊。

   5月27日南都报道。

   6月18日下午,光明新区将富路附近棚户区,毒豆芽加工作坊大门紧锁,已被贴上封条。南都记者 刘有志 摄

连环追

南都5月27日独家曝光,光明新区将富路附近一棚户区内竟藏匿着7家无证经营的豆芽作坊。执法人员当日在这些作坊内发现不少违禁化学药剂,遂依法扣押作坊内的成品豆芽和涉嫌非法使用的添加剂,同时在这些作坊内随机抽样并送检。

日前,深圳市场监管委光明局发布通报称,在已抽检的14个批次的豆芽产品中,共有8个批次的豆芽含有有毒添加剂4-氯苯氧乙酸钠。7家作坊经营户涉嫌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以及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罪,目前案件已移送公安部门处理。

日产逾万斤毒豆芽销往市场

5月中旬,在报料人的指引下,南都记者来到位于将富路一棚户区内。在这片面积约为2000平方米的棚户区中,竟藏匿着7家豆芽作坊。

根据南都记者此前暗访调查及市场监管部门的通报显示,该7家豆芽作坊均无正规的营业执照,且存在均在数年以上,有一家作坊老板甚至自称在此处做豆芽已有20余年。

据通报,7家豆芽作坊中有6家作坊的豆芽样品中检测出4-氯苯氧乙酸钠,涉嫌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而另一家检出磺胺甲基异恶唑超标,涉嫌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罪。

南都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4-氯苯氧乙酸钠是一种豆芽的生长调节剂,不仅可防止落花落果、提高做果率、增进果实生长速度、促进提前成熟,还能达到改善植物品质之目的。但由于其对人体有一定积累毒性,2011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文明确规定对4-氯苯氧乙酸钠等33种产品的食品添加剂注销生产许可申请。而磺胺甲基异恶唑系一种抗菌类药物,如果超标使用,对人体健康亦有伤害。

一旦豆芽到了成熟期,作坊内的工人会直接将豆芽生长的塑料桶搬入货车,然后再运送至市场。南都记者暗访调查发现,该些作坊生产出来的对人体有害的毒豆芽流向了深圳各大菜市场,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根据7家豆芽作坊老板介绍,其中有两家作坊的豆芽主要送往宝安区沙井街道的一些菜市场,另外几家分别运往宝安区松岗街道,以及南山区西丽街道。而据接收豆芽作坊产品的华赢农产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彭姓副总介绍,其公司产品会销往市二医院、北大深圳医院、民治街道办等地。

5月27日的执法中,南都记者发现该些作坊的面积均在100平方米以上,其中里面堆放着几十至上百桶成品或半成品豆芽,按照每桶120斤-150斤计算,该些作坊平均每天要向市场运送上万斤毒豆芽。而这些毒豆芽最终由市民买下,成为盘中餐。

7家作坊均被贴上封条

前日,南都记者分别前往这些作坊以及毒豆芽销往的市场回访。

在将富路附近的棚户区内,7家作坊的门前都贴上了市场监管部门的封条。据在棚户区公厕旁整理废品垃圾的一名人员介绍,在执法人员前来查处后,这些作坊目前处于停工状态。

他介绍,这些作坊存在均有好几年了,每天晚上各作坊都会用货车拉豆芽,“你看地上还有水沟里都还有散落的豆芽。”这些作坊几乎每天都会送货,且产量特别大,但各作坊每天白天基本不开门。

随后,南都记者又来到南山区西丽街道的部分菜市场回访。在此前的调查中,一些市场售卖豆芽的摊档主均表示豆芽系自己种的,质量可以放心;更有一名农产品公司副总称,其公司菜品均有质量保证,在梅州有自己的农地。

前日,南都记者再次回访时发现,不少市场内售卖豆芽的摊档有所减少,一名摊档主称“豆芽利润小,占的空间又大,所以卖的人就少了”。当记者询问是否了解光明新区某棚户区7家毒豆芽作坊被查的消息时,其表示不知情,也没从那里进过货。

部门通报

7家豆芽作坊经营户

均移送至公安机关

5月28日,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光明局收到了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出具的检测报告。在已抽检的14个批次的豆芽产品中,共有8个批次的豆芽含有4-氯苯氧乙酸钠,根据国家食药总局、农业部、国家卫计委2015年第11号公告,4-氯苯氧乙酸钠不得在豆芽中使用,应认定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上述8个批次的豆芽分属于6家豆芽生产经营户(其中有2家分别有两个批次检出4-氯苯氧乙酸钠)生产,上述6家经营户的行为应依据两高《解释》第九条第二款,以《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移送公安部门处理。第七家是检出磺胺甲基异恶唑超标,根据《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罪移送公安部门处理。

5月29日凌晨,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光明局将该7家豆芽生产经营户移送给公安机关处理。

代表建言

像发布天气预报一样

定期公布食品安全检测结果

2014年,郑学定等一干10名人大代表自掏腰包购买40余家超市菜场的473个蔬菜样品,自掏腰包送检,发现52个样品农药残留超标,不合格率占11%。由此,人大代表们也向有关部门提出食品安全检测、标准、制度等多个方面的问题。

针对此次光明毒豆芽事件,郑学定表示,食品安全问题过去一直在提,相关部门也一直在努力,但事实上市面上仍出现不少问题食品。究其原因,仍在于监管不力。其认为,相关部门可建立可追溯制度,加大对市场流动的食品的检测力度,将问题食品反追到源头,就可以做到监管前移,通过多项措施甚至取消其供应深圳市场的资格,就能逐步地把不安全的食品赶出深圳市场。

同时,郑学定认为,各职能部门还应明细职责划分,比如豆芽究竟是农产品还是食品,究竟归哪个部门来管理,其中有较大的罅隙。“这样多头、分割式的管理体制,很容易造成力量分散,责任不清,最终导致执行监管不力。应该加大执法力度,集中兵力,在食品安全问题上狠下功夫。”

除此之外,郑学定还认为,除了加强监管,更重要的是提高食品安全标准,“严要求、严管理,把标准提高,这些问题食品的空间渠道就小了很多。”同时,其认为相关部门应建立“像发布天气预报一样”的发布制度,定期公布食品安全检测结果。

记者手记

搜出违法化学药品时,他脸色瞬间变了

从接料到暗访调查,再到检测结果公布,光明毒豆芽事件已逾半月。这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并非是暗访调查的过程,而是5月27日执法人员查处时,一作坊工人与我的一次长谈。他说,豆芽利薄,培育辛苦,万不得已才会出此下策。

作坊选址在离深圳市区最远的光明,还是光明的一处棚户区内,理由是这里房租便宜。这些作坊均是家庭式的,即老板工人都是老乡亲友,一个最大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来自贫困地区的农村,且文化程度都不高。说这话时,他一直将担忧表现在脸上,不停地问我:“如果检测到有毒,会怎么样,会不会判刑?”

在他看来,做豆芽简单,易上手,尽管整个制售过程异常辛苦,但却让他能得以谋生。当执法人员从他的作坊里搜出违法化学药品时,他脸色瞬间变了,激动之时说话一度哽咽。

这名工人仅是这些作坊从业人员的一个代表。他们都是这个社会底层的一员,干着最卑微的行当。我们同情弱者,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同情并不是纵容,更不是他们罔顾法律的借口。法有禁止便不可为,任何人都不能在追求物质世界时僭越法律。必须明确,任何原因都不是将法律弃如敝屣的借口,同情也不该是纵容犯罪的温床。否则,最终受到伤害的是无辜大众,以及整个社会的正常秩序。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刘晨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