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在渲染“奢华”她却描摹“知足常乐”

2017-01-20 09:07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仔细研究子居你会发现,和目前市场上流行的过度装饰及各种主题设计反道而行,子居的设计师强调以人为本,不为物累,在用最少的手段最大化地满足设计要求,同时注重合理并创造性地解决问题。

   夜晚的客厅。

   1.餐厅

   2 .豪华房洗手间

   3 .豪华房

   4 .外观局部

设计师档案

何潇宁 顶贺环境设计(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设计总监,亚太酒店设计协会副秘书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本科毕业,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硕士。

“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最早世界的感觉/最早感觉的世界。”这样的歌词像是为“子居”而写。

在大鹏较场尾的海边,一座由青灰色的砖搭建成的客栈很容易让人忽略,它好像很久之前就已经站在那里,和这个边防古城村落不分彼此。但看过一眼后,它周围的一切自动模糊了,只有那抹青灰色孤零零地站在海风中。

它不明艳、不夸张,却足以勾起你的好奇心,像是连接着过去的某个地方,又像是暗示着未来的某种感觉,看似轻描淡写的勾画,都是设计师的用心良苦。

很多原建筑的旧细节

保留下来

较场尾可以说是深圳东部最美的海岸线,明清时期驻防大鹏古城的军人家属们沿海聚集的自然村落,最近几年形成为民宿聚集地。这栋老宅原本已经被当做客栈改造过一次,当设计师何潇宁看到它时,心情相当矛盾:面朝大海的浪漫杠上原设计的粗糙错漏。可是她无论如何不想推到老建筑重来。

在耗费时间和金钱的老建筑加固后,呈现子居现在的模样:共四层,首层为带院落的公共区,二至三层为客房区,四层为露天多功能区。客栈共有8间舒适个性的客房。受限于原建筑占地面积小及砖混结构的制限,空间不大并且不方正完整,反而激发了设计师把限制作为条件,螺蛳壳里做道场将空间善加利用。

设计师对室内的交通动线进行重新规划,将接待、会客、餐饮、书吧、会议等功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同时,利用园林借景的设计理念,设计师将院落景观从视觉上延伸进室内,使室内与室外巧妙地融为一处。

很多原建筑的旧细节保留了下来,比如三楼阳台墙壁鱼鳞状镂空的砖瓦装饰,让人感受到了老渔村昔日的味道,对于那时候的人来说它很普通,但是对于现代生活在玻璃和钢铁的人来说,这是难得一种回味。

低调地与周围村落

融合为一处

由于较场尾一带的民宿是自发形成的,风格也相当“多元”,甚至有一家号称是白宫的风格,可想而知相当多的民宿客栈都不打算和村落环境相融,远看“辣眼”,细看“烧心”,子居的设计风格选择显得相当难得。

何潇宁坚持用当地灰砖、灰瓦与混凝土及钢构相结合,外观虽以现代建筑的形态展现,但用材质朴,低调地与周围村落融合为一处,仿佛就如从来生长于此,打开木质的大宅门,门外就是海浪轻吟。

许多年前它属于这个渔村,也许只是最普通的一座楼。多年后它仍旧带着浓郁的地域风情,轻松地保留了岭南村落的调性,当沿着建筑背后的巷子走几步,看到的是一棵巨大的榕树,就感到这一切都是对的。

子居的地域性已充分地和国际视野融合生发,因而也获得IID A全球卓越奖,正如评委所述:全球卓越大奖最有意义的一方面,就是看到全球设计趋势是如何通过反映当地传统的方式而展现出来。

“子居”二字

寓意君子之居所

到今天为止,“奢华”仍旧是很多人对设计的企愿,何潇宁设计的精品客栈,却选择了另一个关键词:知足常乐。客栈取名“子居”,取《何陋轩记》中孔子“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子居”二字,寓意为君子之居所。

在她看来,君子之所空间应该是完善合理的及令人愉悦的空间。不过这种完善合理及令人愉悦又不仅仅是指物质上的,而是给与人精神上的一种知足常乐,以及在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当中润物细无声地对周围的人文环境起到潜移默化的正面影响。

在设计上,何潇宁充分对旧物进行利用。子居室内外用材均质朴环保,多为裸露的混凝土搭配再利用的老船木家具及竹制品,旧原木及竹木的温润肌理搭配当地产的各式民族风饰物,空间里的一切流露出自然而然的舒适与温馨。

对于人的需求何潇宁的考虑也十分细腻。尽管面积有限,但是每个房间的卫生间都尽量做到从容。“卫生间的使用很私密,感受性很强,如果逼仄不合理,会给人尴尬感,这种舒适和尊严也是君子的要求。”

仔细研究子居你会发现,和目前市场上流行的过度装饰及各种主题设计反道而行,子居的设计师强调以人为本,不为物累,在用最少的手段最大化地满足设计要求,同时注重合理并创造性地解决问题。“我没法说设计的哪一笔是最得意的,但是每一笔都谨慎思考过,是取和舍的最终结果。”

采写:南都记者谢宇野

(受访者供图)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