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这部反腐剧,为何口碑收视双赢?

什么是演员的荣耀、影视圈怪状?听侯勇一一道来

2017-04-04 00:00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南都
反腐剧销声匿迹多年之后,再次出现在黄金档,《人民的名义》一开局,收视率全国网破2,刷新了今年的首播收视纪录。

有时我跟一些明星参加活动,很多人并不认识他,但他戴帽子、戴墨镜,身边四五个人围着,大家一看,哎这不是明星吗?一问谁啊?不知道。生活中演明星的明星太多。

南都:弹幕说:“侯勇演技吊打一众鲜肉,应该让当红明星来看看什么叫真正演员!”你觉得什么叫真正的演员?

侯勇:其实我的出现,代表的是一帮演员的状态。影视圈不乏好演员,只是一些影视剧和媒体,只关注了流量啊、小鲜肉啊。确实有年轻的偶像剧演员,带来了流量。那么,观众在关注明星的同时,关不关注他要表达的角色?

文艺作品有引领的职责,老去迎合观众是走不长远的,比如《人民的名义》可以引领大家的人生观、价值观,起码它有这个魄力。我在弹幕上看到一些90后、95后也在关注这个剧,这个路数是对的。小鲜肉们没有过错,是我们从业者的审美和思想判断出了问题。

南都:很多明星一部戏能挣几千万,但业务水平并没有达到这个程度。你会不会觉得有落差?

侯勇:这是很可怕的事,演员的成就在于什么?如果一个演员有20亿的资产,我觉得这是对演员的侮辱。现在衡量演员,都在衡量他的收入,那要企业家干吗?当下的一个怪现象是,企业家像明星,明星像企业家。非常可怕。

我们在很多媒体面前都不敢说,怕人家说“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其实不是,我们有点收入就够了,我有积累,如果我想挣钱,每年闭着眼睛拍戏,能挣很多酬金,那我为啥要停两三年?我们的做法、担忧,如果能给现在的这些演员、这个市场有一些启示,那我们就没有白做。

南都:用钱来衡量,是社会价值观的扭曲。

侯勇:现在这个社会对演员的回报不差,我所从事的这个职业,让我养家糊口、衣食住行,没问题。一个清洁工,一个月可能只有四五千元,我可能有他十几二十倍,够了,为啥要接着追求呢?买了大房子还想买直升飞机,没有尽头。这个比喻在各个行业都适用。这是一个怪圈。

“我们觉得不能拍,观众也觉得不能拍,这不就是皇帝的新装?”

《人民的名义》在豆瓣获得9.0分,是今年国产剧的最高分,一个很大的原因是直面现实。比如副市长要在部委一个处长面前站两小时,抓人时省委副书记还要开个会,各路官员有各自的小算盘等等,把官场中的小九九、政治贪腐、酒桌文化,赤裸直白地表现出来。

尺度之大,让很多观众惊叹,这样都可以?这个尺度真的没问题?很多人将该剧的成功,归功于它的出品方之一是最高检影视中心。

南都:《人民的名义》为什么可以这么大尺度?

侯勇:这牵扯到创作者的决心。国家有决心,执法单位有决心,那么创作者为何没有这个决心呢?说明我们胆子小、步子小。如果我们也有断腕明志的决心,就该直面难以启齿、欲盖弥彰的事情。得到观众认可,说明大家的需求是一样的。

南都:被抓时省委副书记还有自己的小算盘,这样“完全”地展示出来,可以吗?

侯勇:互联网改变了社会形态,甚至改变了艺术创作,如果我们秉承之前不痛不痒、隔靴搔痒的创作模式,观众是不满意的。如果我们觉得不能拍,观众也觉得不能拍,这不就成皇帝的新装了?我演赵德汉,可以演得很“脸谱化”,但这样是站不住脚的,观众会觉得你不够格、不真实。我们了解社会状况,再去看一些剧本,就会觉得假。如果创作者都觉得假,观众会不觉得假吗?艺术的生命在于真实。

网友评价侯勇:“每一帧表情和动作都是教科书般的演技!”“下车腿软那场戏绝了!”“我本想换台,但看他被查存折时的眼神转换,禁不住停下来看完。”“看到陆毅质问侯勇时,侯勇正义凛然的表情,我真以为他被冤枉了。”“为什么看他哭诉自己是农民的孩子,穷怕了,我竟然有些可怜这个贪官”……

从业30年来,这个人物是侯勇极少数出演的“反角”。从《冲出亚马逊》中的特种兵中尉王晖,到《我是特种兵》中的大队长,很长一段时间,侯勇几乎承包了荧屏上的硬汉军人角色。这次出演贪官,他被打趣为“没想到啊,侯勇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了”。

身为国家一级演员,侯勇十多年前就当过华表奖影帝、金鹰奖视帝,但他没有经纪人、没有宣传团队,“接戏全凭自己的业内口碑和人脉”,连助理都是前不久才招的。他说,演员应该淡化自己,永远躲在角色背后。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