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渐行渐远”背后的分歧

2017-06-04 00:00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南都
美国总统特朗普欧洲之行的言行,引发了巨大争议,包括指责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欧盟的军费开支不足,美国纳税人在为欧洲的安全买单等。

    特朗普(右三)与欧盟领导人举行会晤。资料图片

南都评论记者 陈建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欧洲之行的言行,引发了巨大争议,包括指责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欧盟的军费开支不足,美国纳税人在为欧洲的安全买单等。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期明确表示,欧美之间过去完全信任的关系已经不复存在了。欧美之间为何渐行渐远?分歧的主要内容是什么?欧洲若强化自己的独立防务体系,北约的未来会怎样?这会给当前的国际秩序带来何种影响?欧洲会不会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如何评估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中、美、欧大三角关系等,就这些问题,南都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赵晨。

冷战后欧美关系简史

南方都市报:如何看待评价特朗普的这次欧洲之行,包括参加G 7峰会,会见北约和欧盟领导人等引发的巨大争议?

赵晨:可以用“意料之中”来概括。说“意料之中”,是因为特朗普这样一位“另类”的美国总统,他在竞选期间和当选后对欧洲的态度,欧洲的领导人和媒体是清楚的。这次双方在G 7峰会或北约领导人会议上的表现和互动,并没有超出预期。跨大西洋关系并未因美欧领导人面对面的会晤得以缓和。特朗普的商人思维、只会用少数简单词汇描绘重大国际事件,褒贬色彩极其浓烈的文风、对国际礼仪的不尊重都增加了欧洲民众和精英对他的反感和厌恶。特朗普在峰会合影时推开黑山总理,抢夺合影中心位置;所谓德国是一个“非常坏、非常坏”国家的论述都被国际媒体广为报道。

南方都市报:特朗普离开后,默克尔在参加德国的一个活动时明确表示,“美欧能够完全互信的时代一定程度上已经过去了,欧洲必须真正掌握自身命运,不能再依赖长期以来的英美盟友。”默克尔为何做这样的判断?

赵晨:对德美关系或欧美关系,默克尔的表态可以说是一个清楚的概括。之所以做出这种判断,就要先回顾一下冷战后美欧关系的发展史。

冷战结束后,美国领导下以欧美联盟为主的“西方阵营”,相互间关系很亲密。无论是老布什还是克林顿时期,欧美保持了高度一致的战略合作,共同目标就是夺取前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以北约和欧盟的双“东扩”为特征。北约是在军事上和安全上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扩展到俄罗斯家门口。欧盟则是在经济上吸纳了10个中东欧国家加入,由一个西欧国家为主体的地区联盟扩展全欧范围内的综合性地区组织。

美欧关系出现波折是在2003年的小布什任内。小布什是一个非传统的“德州牛仔式”美国领导人,他的追求美国绝对安全的“先发制人”战略理念引发德国、法国等欧洲大国领导人的反感。当时的德国总理施罗德和法国总统希拉克在伊拉克战争时,站出来反对美国对萨达姆动武。美欧之间出现了裂痕。当时美国的一个战略学家罗伯特·卡根就明确表示,美国来自“火星”,欧洲来自“金星”。意思是说美国以其超强的军事实力,希望要像武士一样,用刀与剑去解决问题,欧洲则像女人一样“软弱”,面对棘手问题,总希望和平谈判解决。但是对待萨达姆这样的独裁者,和谈无法让他走开,所以美国在必要情况下,就甩开欧洲单独干。当时美国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提出了“老欧洲”和“新欧洲”的说法,认为像德国和法国这些“老欧洲”国家,已经不再是美国的核心伙伴,而像波兰这些“新欧洲”国家才是美国可以依赖的新盟友。

到2008年,随着奥巴马的上台,美欧关系又重新恢复了“蜜月期”。美欧在全球舞台上价值观重归统一,奥巴马赞赏“多边主义”,抛弃了小布什的“单边主义”,这符合欧洲的外交政策理念。此外,在气候变化、防止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自由贸易等诸多全球性议题领域,奥巴马的政策立场皆与欧洲接近。在美国因实力下降而不得不在全球进行战略收缩,并且将其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实行“亚太再平衡”之后,奥巴马希望欧洲盟友承担更多责任,不仅稳定欧洲地区的局势,甚至在中东北非地区也能更多地挑起大梁,让美国可以“舒服”地充当幕后操纵者的角色。美国的这一外交政策导向恰好满足欧洲人发挥全球领导力的愿望。这也是为什么去年的美国大选,欧洲的主要领导人都破例站出来为与奥巴马有类似理念的希拉里站台的原因。与奥巴马相反,特朗普就很不得欧洲领导人的喜欢。但最后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当选,迫使“灰头土脸”的欧洲领导人不得不收拾心情,承认现实,虽“道不同”,但不得不“与之谋”。

特朗普的理念与奥巴马相比,几乎是180度的反转性差异,在一系列问题上,均持与欧洲截然相反的理念。比如在气候变化上,特朗普希望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在北约问题上,特朗普斤斤计较,要求欧洲成员国必须出钱,要满足成员国的军费开支必须占G D P2%的硬指标,且言辞尖锐,说不能再让美国纳税人为欧洲的安全买单;在尊重国际制度和协定方面,特朗普坚持“美国人优先”、“美国利益优先”,对国际上的制度安排或协定,一旦与美国短期利益不一致,特朗普就想予以废弃;在对待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态度上,特朗普也持否定态度,认为现在的全球化不利于美国的产业复兴,不利于解决国内失业问题。其行事实用,仅从美国自身的短期利益出发,因而与欧洲领导人的理念格格不入。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